新闻中心

老员工们和印刷厂要说的故事

 

印刷厂老员工颜家泰向记者讲述往事

福建新华印刷厂的老员工们没有想到,自己曾经呆过的老厂房,自己在那干过一辈子的工作,还会有被人记起的那一天。看到东南快报上有人呼吁要把老厂房保留下来,旧时的回忆一下子涌上了他们心头。
    在密密麻麻的字架上找铅字块排版,爬进印刷机底下修理故障全身黑乎乎,最怕订错页被扣钱……昨天,这群老员工跟记者聊起那段岁月,几多欢喜,几多难舍。
   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帮忙
    厂里引进新设备
    知道过去书刊里的图片是怎么印刷出来的吗?旧时这可是个危险活。79岁的陈新官是土生土长的福州人,作为印刷厂第一批员工,他在图印车间工作,主要负责把照片通过“烂版”印下来。
    老陈说,制作插图,需要将一块锌版用化学物质腐蚀,让照片有颜色的地方凸起来,没颜色的地方凹下去,烤干再涂一层粉继续腐蚀,就这样不断重复。一张插图,得花好几个小时做成。“如果不注意会腐蚀皮肤。”
    “到了80年代设备更新,‘烂版’就再也没有用武之地了。”福建省新华印刷有限责任公司办公室副主任顾世平回忆,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成员来印刷厂考察,为了保证教材的印刷质量,他们帮厂里引进了瑞士生产的“马天尼NB-2S”等印刷设备。 


    81岁的颜家泰
    全家四口都是老员工
    今年81岁的颜家泰原本是上海印刷厂的工人,坐着第一列从上海往福州的火车来支援建设。“我被安排在印刷车间工作,就是像现在还没拆掉的装订车间那样,全是木头架子。”一聊起那段回忆,老颜仿佛还能闻到一股油墨香。印刷工要不停地手工刷油墨,机器坏了要爬下去自己修,他张开双手笑着说,穿着干净的工作服进车间,一准全身黑溜溜出来。“我的爱人和大女儿在装订车间工作,二女儿在排字车间。”由于全家人都在印刷厂上班,油墨的味道整日如影随形。“最怕出错了,要扣工资的。”说起自己与印刷厂的故事,另一位退休员工马上就想起扣钱制度。她回忆,拿着文字稿在字架上找铅字排版,拿错“字”要扣钱,装订错页要扣钱……她记得有位小学徒太马虎,工资都被扣光了。“在以前的书上几乎找不到错的。”该员工自信地说。工闲时常开运动会印刷厂更像一个大家庭相较于工作,陈新官还记得很多同事间的业余文化生活。中小学9月开学后,印刷工人终于可以得以休息,拔河、篮球等有趣的比赛也相继展开。除此之外,厂里面有澡堂,有食堂,有幼儿园,员工们就跟一家人一样,过得很热闹。“我当时和厂里的人到福州市参加篮球比赛还得了第一名。”老陈清楚记得当时穿的是5号球衣,打中锋。跟着他再回到那片他曾洒过汗水的篮球场,虽然仓库的墙壁上刷的“友谊第一,比赛第二”的白漆还没掉,篮球架没了,原本的篮球场如今变成停车场。“舍不得,这些老厂房以后都没了,肯定舍不得。”老陈看着篮球场顿了一下说。